我给你看个宝贝

坑貨。

【王黄】窄梦

祝某人永远健康快乐

BGM《遇见》



在第三班列车到站的时候,黄少天终于堪堪挤进了车厢。


车门飞速擦过他的鼻尖,然後关上了。他擦擦鼻尖,翻了个白眼,把涌上喉头的脏话吞了回去。站在他隔壁的女人可没有那麽婉转,她扯着自己被夹到的头发,恶狠狠地骂了句娘。


黄少天低头看了她一眼。她骂完之後紧紧地抿着嘴唇,神情寡淡漠然,明明年纪轻轻姿容妍丽,却彷佛打了过多的肉毒杆菌,连牵动神经微笑一次的能力也失去了。


他怀疑自己现在在别人眼中或许跟那个女人没有区别——也的确有人说过,他安静下来的时候样子其实有点阴沉。不过也就是看上去而已,那人又补充道。毕竟没有人比那人清楚知道,黄少天的皮相下埋藏的灵魂其实耀眼而温暖。


他平时是个足够闹腾的人,正因如此,疲累的时候才更加安静。他慢慢地眨眼,把头靠在车门上,巨大的铁箱在轨道上行驶的声音在他耳朵里轰隆轰隆响。铁箱里也吵得要命,各种毫无意义的噪音充斥着窄小的空间,让本来就拥挤的箱子快要被撑爆。他挣扎着戴上耳机,呼出一口气——世界安静了。


他在这一片虚构的短暂静默中半睡半醒,在一个平平无奇的车厢中,被挤压在现实与潜意识的夹缝里。现实怀里拥抱着理智在朝他尖叫,告诉他千万不能睡着,要随时警惕四周——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呢?可能会有恐怖袭击丶列车脱轨,可能隔壁那个像是乞丐的老男人会对他顺手牵羊——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他真的睡着了,然后坐过了站。他的潜意识说话则简洁得多——它只是重复又重复地说,你真的应该睡一觉了。


潜意识重复又重复,慢慢变成了王杰希的声音,永远不急不缓的,却充满着力量。这让他很矛盾。他一方面绝不想对王杰希言听计从——是的,就算是他脑子里的王杰希也不行——另一方面却深知那声音说得很对。他的确是太累了。


于是他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




黄少天其实一直对在交通工具上睡着这回事儿有点心理阴影。

 

这说起来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他那年刚刚设计本科毕业,怀着一腔热血来到北京,一边打工一边找工作。背包里装着一叠叠简历,面了一个个的试,从CBD一路跑到五环外,有时候奔波得累了,在地铁上一闭眼睛就能睡死过去。

 

有一天他去完一个招聘会,一不小心又在地铁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昏昏沉沉地走到闸口,一摸裤袋空空如也,心里又惊又怒,直把那杀千刀的贼隔空捅了有一千八百多遍。最后无奈地去报了失。他还得乘一趟公交才能到打工的地方,然而他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掏不出来,徒步过去的话不但会累死还得迟大到,唯有站地铁出口边上找好心路人借几块钱给他坐车过去。

 

他自认自己看上去也不是什麽坏人,偏偏问了好几个路人都被用怀疑的眼神扫视,然後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大概也只能算是运气背了吧。他心想再问最後一个如果实在不行就乾脆翘班回家算了,反正他家倒是离这个地铁站不远——然後拦住了某个西装革履看上去就是知识分子的路人。

 

“哥们儿,我钱包刚刚被偷了,”他操着不流利的儿化音对男人说道,“能借我几块钱去坐公交麽?”

 

男人睁着一双大小眼用审视的眼神看了他好几秒,然後掏出了钱包:“要多少?这点够麽?”

 

黄少天由於没想到这人会答应,於是破天荒地晃了晃神,对面的男人已经掏出了一张毛爷爷递过去:“没零钱了,拿去吧。”

 

黄少天看着红通通的毛爷爷,难得地无语了几秒。然後开始劈里啪啦地拒绝起来:“哎这不能成,哥们儿你真仗义可是我真的不能拿你那麽多钱,来来来给你我还是走几步路过去好了……”

 

“几步路能走过去的话你还用站这借钱?”男人一针见血地戳穿了他,把钱朝他递,面无表情道:“拿去吧。”

 

黄少天还想拒绝,男人掏出一张卡片:“你如果坚持要还钱,就过几天联络我。”他好像有点赶时间,递了卡片就匆匆离开了。

 

黄少天看了看名片。那是一张非常标准的名片,上面白纸黑字印上了名片主人的名字丶工作电话与电邮,还有所属公司——恰巧就是他刚刚面试的其中一家。

 

黄少天顺利地通过了第一轮面试,并在第二轮的时候发现面试官之一便是那天借他钱的好心人——那是一个礼拜之後的事了。

 

“哎,王杰希!”面试结束後,他自来熟地以全名称呼那人,还了钱,好奇一问:“其实你那天是不是认出我了?我看你那天招聘会在林先生後面做事来着。”

 

“想认不出也很难吧,你那麽吵。”那人回道:“听声音就认出来了。”

 

“你懂什麽!我这叫活泼!外向!社交能力高!”黄少天反驳道。

 

“这些你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过了。现在就不要编了。”那人不咸不淡地说,想了想,加了一句:“一想到未来还要听到你吵,我头就疼。”

 

黄少天决定自己要开始讨厌王杰希了。

 

 

 

 

这样吵来吵去的,也过了四五年了。

 

 

这四五年间黄少天总算在北京站稳了脚跟,有车(虽然北京的路况注定了它甚少有用武之地)有房(虽然是跟另一个人一起供的),事业有成,对象跟他同样出色,可谓是人生赢家。

 

谢天谢地他并没有跟王杰希编到一个组里,相反,他被编去了跟王杰希的团队竞争最激烈的那个小组,从实习生开始做起——事实证明,那个团队的确是最适合他发展所长的地方。

 

组里有几个同事是他同乡,每当王杰希那组比他们抢先交了稿,或者比他们先一步提出了新颖的idea,他们就凑一起,在走廊上光明正大地用广东话骂王杰希。王杰希眨着眼任他们骂,面无表情,本来应该是好脾气的表现,竟活生生被他表现出一种非常欠打的王霸之气。

 

遇到需要跨组合作的大项目的时候,他们就吵得更厉害了。他跟王杰希都是非常坚持己见的人,吵起架来各执一词,谁也不愿意让着谁。王杰希吵架的时候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特别惹他生气,他一生气话就更多了,论点论据像爆豆一般噼啪爆出,王杰希则依然故我,不紧不慢地逐一反驳。如果没有人拦住他们的话,他们能从唯心唯物一直吵到宇宙起源——天晓得这两者是怎么跟他们的企划连在一起的。

 

他的搭档喻文州后来理性评价道,这也未尝不是一种爱的表达方式。

 

王杰希实在是个很会吵架的人。黄少天曾经想,如果他当初不念设计的话,大可去念法律系,然后在法庭上以滴水不漏的证据与天马行空的思路赢得一场场官司。后来他跟王杰希熟了一点,聊起这个想法,王杰希说他那会儿的确有考虑修法律还是修设计,最后觉得还是设计比较有趣才选了这条路。

 

虽然当时没有说,可是黄少天听到他这样说,心里是很开心的,甚至有点庆幸的感觉。如果王杰希选了法律的话,他们或许就不会遇见彼此了。

 

王杰希这人虽然老与他作对,可是没了他的日子肯定会很无聊吧。他是个创作的天才,仿佛天生就该干这一行——就算是黄少天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而偏偏黄少天骨子里有着不服输的天性,看到这种被捧在手心的天才就想追过去击败他,然后孩子气地说一声“天才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他当时以为,他这些奇怪的想法,只是基于强者相逢的惺惺相惜。

 

 

 

 

 

终于有了空位置,黄少天看了看周遭没有老弱病残,便万分庆幸地坐了上去。他的隔壁坐着一对情侣,大概也是办公室恋情,身上的公司制服还没来得及换下,两人脸上疲态尽显。女孩子的头靠在恋人的肩上,嘴里喃喃自语说不想睡不想睡,男生说你睡吧,到站了我喊你。女孩子就很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妈的闪死人了。黄少天别开了头,心里满是怨念。他有点不甘示弱地掏出电话,想给王杰希传几个毫无意义的信息,然后两人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对话一直到他下车。可是王杰希今天生病了,早上还发着烧,说不定现在还在睡觉。他正想关微信,一个信息弹了出来。

 

“黄少!据说你们的年度最佳设计又被微草组抢了?”信息来自方锐。方锐本来也是他们组的,然而老早就跳槽了,也不知道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

 

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发了个你不要搞事跟你讲.jpg,方锐回了个爸爸抱抱你.jpg。两人又斗了一会图,方锐安慰道:“反正他的奖金就是你的钱,这样想心里会不会好受些啊。”

 

“谁稀罕那点奖金了,我可不像你那么没追求,去兴欣领那么点薪水就心满意足。”黄少天怼回去。虽然王杰希的确提过过年要用奖金跟他去游欧,可是这个跟那个压根两码子事儿!这是个人荣誉感的问题!

 

 

方锐深感自己好心被当做驴肝肺,愤愤不平地用语音轰炸黄少天,两人用乡音吵了半路,黄少天有点累了,大仁大义道:“好了不跟你吵了,快到站了,大眼在家等我呢。”

 

方锐沉默了一会,悲愤大喊:“对象同城了不起啊!”就下了线。

 

就是了不起啊怎么样。黄少天的手指勾着耳机线,脸上嘚瑟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

 

本来今天每一件事情都让他又累又烦——早上迟到丶甲方又搞事丶吃饭的时候打不到想吃的菜丶带着一堆小崽子加班加到九点多——可那又怎样呢,一想到他正在回家的路上,这些不快仿佛都能淡去。家里会有温度刚刚好的暖气,会有舒适的沙发与床,会有烫嘴的热茶与甜丝丝的绿豆糕。

 

还会有一个王杰希,载着他疲惫生活里的星光与梦想。

 

 

 

 

黄少天从一开始就讨厌王杰希。

 

只是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人的,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和很多人猜测的不同,他跟王杰希在下班的时候的交流是非常和谐的。当然这可能是因为王杰希下班后就不太乐意讲话,宁可当一个称职的聆听者——尽管有时候发呆发到外太空去了——而他自己在公事之外的态度也比平常随和很多,疲劳的时候就跟王杰希一样进入自闭状态。

 

他们的家在同一条线上,就隔了两个站的距离。他们也没有特地结伴回去,偶尔碰上了就一起挤一班地铁,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到站了王杰希就会跟他说句“明天见”,然后下车。有时候他们加班到深夜,地铁上没什么人,他们就坐在一起共用一个耳机听音乐,或者各自闭目养神。在那些时候,时间的流逝是安静平和的。

 

他们有时候能碰上,有时候不能。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在每一个工作天的傍晚或深夜都能看到王杰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如果黄少天加班了,他就会看到王杰希的身影在茶水间或者走廊上徘徊不去;如果黄少天比王杰希早完成了工作,那么只需在大堂里磨蹭一会,他就能看到那人抱着手提电脑朝他走来的身影。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他们其实心里明镜似的,只是都心照不宣,甚至有点享受这个过程,享受这种共同等待着一簇花蕊盛放的感觉。

 

有一段时间蓝雨组杠上一个特别难缠的甲方,对方口口声声说支持他们的自主创作,却一再把他们的设计推翻重来,气得黄少天好几次想吼不干了,然而又死不服气自己的设计得不到认可,便犟着性子一次次重来。通宵两晚,最终设计交上去的时候黄少天整个人都要瘫了,跟着默不作声的王杰希磨蹭上了尾班车。

 

他半睡半醒,所有理智都罢工了,坐到王杰希身边说了句“到站了喊我”就睡了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了王杰希的肩上,口水湿了那人半个肩膀。他有点不好意思,讪讪道:“你怎么不喊醒我……卧槽?!我坐过站了?!你怎么不喊醒我?!?!”

 

“你睡太香了,没忍心喊醒你。”王杰希说。

 

“……我靠。”黄少天心想要糟,这人也太会说了吧。

 

“而且你压着我,我不敢动。”王杰希又道,“所以我也坐过站了。”

 

敢情这还是我的错了?!……好吧还真是他的错。

 

睡了一会儿,黄少天也恢复了点精神,走出了地铁站被深秋的晚风一吹,整个人更是清醒了过来。相反方向的尾班车已经开走了,他们本来想走出地铁站后打的各回各家,可是大半夜的要打车实在有点难度。

 

“走回去吧。”王杰希说。

 

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他们并肩往回走。深夜的路上没有几个人,他们踩上铺满秋叶的路,轻轻的沙沙声随着他们的动作响起。前路有昏黄的灯光,非常难得的是能看到月色清明,旁边还有几颗迷迷蒙蒙的星。

 

黄少天感觉到王杰希朝自己凑过来,他的手如磁铁一般被自己的吸引过去,却在最后一刻悬崖勒马,堪堪擦过自己的左手。他抬眼看王杰希的侧脸,还是一如既往波澜不惊的表情。只是他冥冥之中能听到王杰希胸膛里传来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最终两人归于同调。

 

王杰希的手第二次凑过来,他抢先攥住了它,紧紧的。然后松开,普通地牵着,大拇指温柔地擦过手背。王杰希有点惊讶地朝他看来,仿佛被他打乱了计划有些无措,他扬起眉朝那人得意地笑,用眼神说,怎么着,没想到被我抢先了吧。

 

王杰希一向很擅长应付变数,他一瞬间就平静了下来,摸黄少天的手,好像这个动作已经被他重复过无数遍,以致驾轻就熟。

 

“手有点冷。”他说。

 

“是有点。”黄少天非常平静地回道,“快走吧,回去就暖和了。”

 

他们牵着手,沉默地继续走完路程。黄少天觉得自己仿佛还在梦中,他还没有谈过一场像样的恋爱,他本以为恋爱应该是轰轰烈烈的,绚烂如超新星爆炸,亿万年后那光芒还残留在幽暗的太空中;可是现在他跟王杰希走在路上,心里很高兴,可是又是平静的。

 

那是一种近乎疲惫的平静喜乐。那感觉就像一片落叶亲吻树根,或者像一群候鸟朝南方迁徙。也有点像一个自远方归来的游子,终于见到了自家窗户里点起的一盏灯。带着点尘埃落定的理所当然,他们不早不晚地在时间的荒原里遇见了彼此。

 

走到了楼下,王杰希朝他笑了笑,说了句明天见就想离开。黄少天喊住了他。

 

“你上来。”他说。

 

“……可以吗?”王杰希问。

 

“有什么可不可以的。”黄少天深呼吸一口气,有点不自在,可是眼神是坦然的:“都那么晚了……来了就别走了,将就一晚上吧,明天一起去上班。”

 

王杰希笑了,说:“好。”

 

 

 

 

自那个晚上开始,他们就在一起了。

 

 

他们还是经常吵吵闹闹,还是会看彼此很不顺眼。只是他们吵架之后总是很快和好,也慢慢学会连着对方的缺点一并爱上。生活和爱人都不会是完美的,然而这并不会让他们既有的美好减少分毫。

 

黄少天从地铁站一走出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王杰希。晚高峰的时间出入地铁口的人那么多,可他还是在人山人海之中一眼看见了那个人。他有点惊讶又有点生气,快步走过去问:“怎么出来了?病着就好好休息好不好,你这种人……”

 

“下午就退烧了。”王杰希说:“在家闷,出来走走。”

 

“挑晚高峰的时间在地铁口晃悠,您可真会挑时间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地说:“干嘛不直接说你是出来找我的?”

 

“好吧。”王杰希说:“想你了,所以来等你下班。”

 

“卧槽……”

 

跟他在一起时王杰希说话从来不按牌理出牌,有时候别扭得可以,有时候特别玄乎,偶尔来一发直球简直能要人命。黄少天捂住心口想。

 

他们往家的方向走,人群涌过他们身边,如潮水般褪去。黄少天想起刚刚在地铁上回忆起的丶他们在一起前的对话,突然说:“你知道么,我有时候会想,咱们能碰在一起其实还挺不容易的。”

 

“怎么讲?”

 

“怎么讲呢……就是,”黄少天徐徐道,“假如啊,就是假如,你当初选了法律没念设计。又或者我自己没来北漂留在老家,又或者面试的时候我没有过……我就不能遇见你了。这日子该多无聊啊……。”

 

说着说着觉得那也太不像他会讲的话了,于是连忙闭上了嘴。

 

“我倒不这么认为。”王杰希说。

 

这条路上行人不多,于是他毫无顾忌地握住了黄少天的手。雪开始下了,纷纷扬扬的,两个人的手都冰凉冰凉的。握在一起就会暖和多了。王杰希侧头,吻了吻黄少天的嘴角,开口。

 

“因为,无论如何,”他说,“能遇见的人总是会遇见的。”

 

 


 

FIN.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