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看个宝贝

坑貨。

Déjà vu 03

01 02


中年人是个大学教授,在大学里自然也是有宿舍的。他难得回一次家,小孩有时候很久也见不到他一面。不过只要中年人在家,他的家门就永远为这小孩敞开。


其实他都快活成个真正的老头子了,家里又会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不过是一只行将就木的老猫,一柜子一柜子的书,和一个中年人的絮絮细语。也亏得小孩儿自己愿意跟着他。

 

小孩子都深深懂得如何自娱自乐,他会带来自己的图画书和画具,时而让中年人念故事给他听,时而把画板搁在猫背上作画。距离他们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两年,糖糕也终于到了老得走不动的年纪,逃不动也叫不动,只能任由小孩折腾。

 

他有时候实在看不过去,就把糖糕从小孩的膝盖上抱起来,和它一起躺在天台的摇椅上,看着客厅里的小孩一笔一划地画出眼中的世界。他眯起眼睛,突然觉得对这样的日子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后来有一天糖糕突然消失了。小孩一开始伤心极了,过几天也就忘了这回事。小孩都是善忘的,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了,小孩想必也会很快忘了他。想到这里,中年人觉得有股寒意从心底里透出来,在心里百转千回,最后归于一声轻叹。

 

“艺术和科学,其实是很类似的。”

 

有一天他看着小孩在纸上画了一棵苹果树,和路边的苹果树一样结了满树的果实。他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听过的这句话,在意识到之前便说了出来。他看着小孩,本以为会对上一双茫然的眼睛,谁知道小孩比他想象中更聪明,他皱着眉头,显然已经在思考他的话语。

 

“你喜欢艺术吗,教授?”不知从何时开始,小孩不再喊他‘叔叔’,而是跟着他的学生们喊他‘教授’。

 

“我喜欢欣赏艺术,可惜不会创作。”中年人不无遗憾地说,“不过我认识一个人,他本来有机会成为一个画家,最后却成为了一个科学家。”

 

他领着小孩走进他的书房,指着墙上的一幅画说:“你看,这就是那个人画的,我之前的家。”

 

“你之前的家真漂亮!还在海边!”小孩感叹道,“那个人一定很喜欢你的家。”

 

中年人静了一回,才开口说:“是的,我们在那里过了一段很愉快的日子。”

 

“那为什么不一直住在那里呢?”小孩问。

 

“因为愉快的日子都是会结束的。”中年人回答。他抱起了小孩,好让他能更仔细地看着这幅画。小孩伸手去摸,却只摸到了冰冷的玻璃。

 

“妈妈跟我说,如果我继续努力学画画的话,将来就可以成为一名画家。”小孩说:“到了那个时候,我能画出那么好的画吗?”

 

“是的,你当然可以。”中年人温和地认可了小孩的梦想。小孩却好像仍有烦恼,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怎么了?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可是我除了想做画家,也想成为科学家。”小孩一脸认真地说:“我除了想画出那么好的画,也想成为像你这样的人,一直一直研究有趣的科学。这样会不会有点贪心?”

 

这一回中年人沉默得比上次更久,过了好一会才把人放到椅子上,他俯视着小孩,目光温柔又克制,像最亲厚的朋友,也像最睿智的师长。

 

“你没有必要二择其一。”他这样对小孩说道,手轻抚着小孩的头,像三月里最轻柔的春风:“谁也没有规定过科学家不能画画,所以尽管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你要记得。无论你将来成为了怎么样的人,我……我们都会永远在你身边。”

 

 

林教授或许一直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那只叫糖糕的猫。

 

糖糕实在是只脾气很臭的老猫,它会在你对他好的时候给你贴冷屁股,你不理会它的时候又会怒气冲冲地朝你竖起尾巴嘶叫。林教授和它渡过了二十多年的时光,早就知道该如何对付这只口嫌体正直的猫,余下我与那臭猫相爱相杀,而它到头来还是走得丝毫不留余地,可怜我一单纯小正太没了玩伴儿哭得凄惨。

 

所以现在看到那臭猫变那么小一只,软绵绵地躺林敬言怀里吮他手指,我也不是不感慨的。

 

由于外面雨下得实在大,我们的烧烤聚会被迫变成无聊的午餐会,不过鉴于菜都是林敬言做的,所以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我吃了第一口就差点没哭出来——妈的真是太好吃了,跟我小时候吃到的味道那是一模一样的!天呐这个人怎么能那么好呢!

 

我们正埋头苦吃的时候,听到好几声猫叫声,才想起这里还有只嗷嗷待哺的猫崽。同学们顿时犯了难,学生宿舍肯定是不能养宠物的,谁也不知道该拿这猫怎么办,眼角便偷偷朝林敬言瞄。林敬言犹豫良久,还是不太想养的样子,说:“学校宿舍不许养宠物,我又不常在家……”

 

林敬言这人本来就不怎么有爱心,对小孩子和小动物都只抱有基本的责任感和表面功夫,大概是我们八字真的很合所以他才对我那么有耐心——所以现在他说不太想养糖糕,那是完全合理的,换做是我也会这样做——可是那不能成啊!您现在把糖糕扔到救护站的话我以后就见不到它了啊!弟子不肖,压着您的头也得迫您认了它当儿子了!

 

我咳嗽一声,说:“那待会雨停了,咱们送它到救护站么?”

 

林敬言显然也是这样打算的,于是连连点头。

 

我露出为难的神色,看了看在座几个女同学:“可是……”

 

“可是什么?”林敬言问。

 

“那什么,最近新闻不是在播吗,市里不少救护站环境不合规格,猫狗生存环境恶劣什么的。”我回想着前几天瞥过的报纸,说:“还有因为弃猫弃狗实在太多养不过来,有些救护站会干脆把他们人道毁灭……反正也没有人会去查。”

 

众人大惊,几个心肠软的女孩子已经以手遮口,连呼“太残忍了”,“人干事啊”。我看向林敬言,他犹自挣扎:“那些只是个别例子……”

 

“可是万一它遇上了这些个别例子呢?”我抱起猫,与它一起盯着林敬言,问。

 

我认识的林教授是对动物没什么爱心,可是绝对不是心狠的人——相反,他在小事上心肠和耳根子都软得很。果然,林敬言看着满桌子的人肝肠寸断的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答应了暂时养着这猫崽子,反正偷偷养在教职员宿舍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我蹬着自行车,在夕阳的余晖中穿过了大半个校园。

 

科技日新月异,自行车这种老旧玩意儿是越来越少人用来代步了,毕竟现在到处都有很方便的传输点,人一踏进去就能以光速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不过单车竞技的项目倒是一直保留了下来,作为一项老少咸宜的运动,自行车代步也因此没有完全被取缔。

 

国立大学建在海边,海上夕阳也算是大学里一个比较有名的景观,在教职员宿舍那个山坡上看尤其瑰丽。我打小就爱踏自行车,那一个小土坡更是爬过无数遍,正当我轻轻松松地边看夕阳边往上踏的时候,便看到了前头有个熟悉的背影。

 

“哟,老林!”我喊了一声。

 

那人转头看到是我,笑了笑,毫不意外:“又来找糖糕了吗?”

 

一个月前老林把猫抱了回去养,想了想还是不妥,于是同时在论坛里贴了求领养的帖子。后来虽然陆续有几个人敲他说想养,可是尽心尽责的林教授仔细问了那些人的资料,觉着那里面没一个人是能放心把猫交给他养的,便认命继续养了下去,也默认了我给猫崽起的奇怪名字。

 

“这回真不是,我是来请教你的。”这一个月我也没少借来看糖糕的名义出入林敬言的宿舍,面对他的询问只好吐吐舌头老实交代:“当然也给糖糕带了吃的……”

 

自从那天看到了糖糕,我脑子里便灵光一闪,想起了林敬言的老同事之前跟我八卦的话。

 

他说林敬言三十多快四十那会儿吧,脾气突然变得很古怪。没人知道为什么从前的老好人变得孤僻又不爱搭理人,整天埋首在实验室里做研究,不做研究的时候就会呆在那间海边的老房子里抱着猫发愣。虽然后来慢慢就好了起来,只是眼神里总是有点阴郁,瘆人得很。再后来他遇见我那会儿……大概是老了吧,心慈,突然又变回了老好人模式……

 

算起来,林敬言差不多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变得脾气古怪的。现在我眼前这一个林敬言脾气好得不能再好,那就是说,在不久之后的未来,他会受到某个不为人知的严重打击,足以让他性情大变。

 

作为林教授的得意弟子,我怎么着也得阻止这件事发生……就算阻止不了也得搞清楚是什么事啊!我理直气壮地为自己的滞留找了藉口,然后光明正大地尽一切努力粘着林敬言不放,这次务必要成为林教授的心灵支柱!

 

 

 

进了宿舍,我首先给小糖糕投喂了小鱼干,然后非常自觉地走进厨房,用冰箱里的食材非常随意地煮了两菜一汤。有事弟子服其劳嘛,应该的应该的,老了的林教授我都能服侍好,年轻的林敬言更加能服侍得妥妥贴贴的对吧。

 

吃饱了,林敬言眯起眼睛,看上去有些困了,他揉了揉太阳穴,问:“好了,今天又是来问什么的?”

 

我笑嘻嘻地说:“这不快期末考了嘛。来走后门问问有什么贴士呗!”

 

那当然是一个玩笑,我今天是另外有问题要请教的,我做好了林敬言也跟着打个哈哈就含糊过去的准备,谁知道他神色古怪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呃?怎么了?”我奇怪道。

 

“那什么,方锐。”林敬言咳嗽一声:“你不是物理系的学生……你是艺术系的。”他指了指沙发上放着的我的画具。

 

我:“……对哦。”

 

我活到今天才总算明白,什么叫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正挣扎该怎么合理地解释自己的失言,林敬言就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手拍上了我的头,又揉了揉:“你这小崽子,怎么那么逗呢?”

 

他的手很温暖,在我的头上轻轻地揉,温柔得像三月里最温柔的春风。

 

“……你别摸了好吗,又不是逗狗。”

 

我拨开了他的手,开着玩笑,眼睛突然有点酸,有点委屈又有点怀念。我知道不能再让自己这样下去,正想转变一下话题,左手上的表突然开始发热,越来越烫。

 

我骤然紧张起来,看了看表面,对林敬言说:“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哈。”

 

也顾不上林敬言有什么反应,我直接走到了后楼梯,按了手表右边的通话键:“喂,糖糕?不是说了没啥特别事别打过来的吗,烧钱啊!”

 

“糖糕你麻痹!还不快滚回来,作死你啊!”通话的另一边,另一块糖糕——不,唐昊的声音穿过了四十多年的时光朝我吼过来,丝毫不减其王八之气。

 



TBC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