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看个宝贝

坑貨。

道长帮帮忙

给 @妈蛋叔叔 的《买凶杀梗求叶王》的G。

忘了放了,现在放一下。算是古代paro逗逼向吧。

不小心写了自己喜欢的私货进去,见tag,谢傻蛋不杀之恩。



话说江湖里有三大传闻。

 

叶教主的器大活好,周少侠的清亮歌喉,与王道长的铁板神算。

 

第一个传闻压根儿无从考证,更有人猜测这根本就是那个不顾礼义廉耻的邪教教主自个儿传出来的,且不去说它。第二个传闻依旧无从考证,却是因为周少侠莫说是唱曲儿,连说句长一点的话也是稀罕的,也曾有好事之徒在聚会上起哄要那俊美少年唱两句来听听,没想到光挤兑他几句他脸就红得跟刚被人灌了几坛子最烈的花雕。众人见他这样,倒也不好意思迫他了,可见长得俊俏的确有其好处。

 

第三个传闻就真确多了,谁都知道那王道长不但武功高强,一柄灭绝星辰横行江湖罕有敌手,还长就一副天生异相,左眼略比右眼大一点点,然而瑕不掩瑜,这毫不妨碍王道长成为江湖女子最想嫁排行榜的首五位之一……

 

而这个传闻,正是源于一个女子对我们王道长的仰慕。

 

话说王道长虽然气质略为清冷然而其实性格平和,加上这种慈父型男性最近蛮受江湖女子欢迎,于是他对如何拒绝姑娘们或羞涩或奔放的示爱可说是熟能生巧。有一天他一如既往地拒绝了一名女修的表白,他看着女修一脸伤心的表情,便随口安慰了一句:“姑娘蕙质兰心,想必不日之内必能找到能与你相伴一生的良人。”

 

那女修躬身谢过便离去了,而王杰希不过是随口一说,转头便忘了这事。等他从路过的弟子那儿听说这个江湖传闻的时候,帝都已经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了。此时那弟子跪在他身前,说:“求师父为徒弟的母亲卜一卦。”

 

王杰希:“…………………………???”

 

他这才知道自己在弟子心里的印象,已经从微草堂的武侠奇才、他们最厉害的师父变成道行高深的世外高人,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弟子们最近看自己的眼神都要从尊敬变成崇拜了。大概是那姑娘最近的确是遇到了她的良配,又想起来自己曾那么一说,才误以为是自己算中她的桃花运了吧。

 

“贫道虽然是学道的,然而对五行术数之学涉猎不深。”他写了封信给远在塞外的方士谦,信里的语气难得地带了些苦恼:“这怎么我突然就成了个半仙了呢?”

 

可不就是个半仙么。王杰希好说歹说才劝住了那哭泣的弟子,安慰了几句令堂肯定会吉人天相得享高寿的废话,还开了个方子让弟子带回家熬药。本就是随口一说的话,没想到那弟子的母亲过几天便慢慢地好了起来,顫巍巍地来到堂前要跪王杰希,口里直喊着半仙不肯起来。

 

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江湖,于是整个江湖都沸腾了。

 

虽说江湖人里没多少人真的信这个,然而王杰希其人本就是个牛鼻子,加上他本人自带高冷高逼格气质,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看着就挺像算命神准的算命先生,本来只信了三分的便不由自主地先信了七分。

 

“大眼儿,你够钱花不?”呼啸山庄的二庄主向来是狗嘴长不出象牙的,在某次斗酒会中便率先笑着跟王杰希道:“钱不够的话,去找块儿白布缠在眼睛上算命可也不赖,给微草堂赚点儿零花钱……”

 

“多谢关心,蔽堂怎么说都比贵山庄手头宽裕些。”王杰希冷冷回道。

 

方锐被噎了下,没过多久便又死皮赖脸地粘上来,道:“我说大眼儿,给我算一卦可好?”

 

“……连你也信这个?”王杰希头有点疼,斜眼看他。

 

“宁可信其有嘛。你说还是不说?”方锐一脸坦然。

 

王杰希于是端详他良久,方锐被他看得不禁坐直了身子,难得地有点紧张。

 

“你心里有个人。”王杰希开口。

 

“废话!坐在这里的谁心里就没有人了?!”方锐跳起来道。

 

“你别急,先听我说完。”王杰希一脸神秘。

 

方锐便不甘愿地坐下了,只听得王杰希道:“那人比你大了几岁,你平日很尊敬他。”

 

“噗……”方锐嘴里含了一口酒,闻言差点喷了出来。

 

“那人的八字和你很合,想必是个姓氏里带木的。”王杰希继续说。

 

“咳……!”王杰希刚才的话其实毫无逻辑,然而方锐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急急问道:“那我和那姓氏里带木的人前景如何?”

 

王杰希抬头看天,又看着他‘唔’了半天,直看得方锐如坐针毡,方才神秘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

 

方锐忍住了提刀砍人的冲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地走了回去。没过多久,呼啸山庄的大庄主便亲自走过来,温温和和地为自家人的无礼向道长致歉。

 

“无妨。”王杰希大度地颔首,端详着眼前丝毫不带草莽气息的男子,道:“林庄主可须贫道为你说一卦?”

 

“不必。”林敬言笑着摇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在下并不想知道自己命里该有些什么,这样做人还有何意趣?”

 

倒是个硬气之人。王杰希便笑了笑,问:“林庄主亦有意中人?”

 

“在座各位谁又没有个牵挂的人呢?”林敬言回道。

 

连回答都如出一辙……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笑,说:“想必林兄的意中人也心悦你。”

 

“在下知道,谢道长美言。”

 

林敬言说完便拱手退下,王杰希看着他走向他那意中人的背影,不禁沉吟起来。

 

 

 

是了,方锐所言不虚,一般人心里都是有个人的。他也有。

 

别看他是个修道人,其实他是不信术数的。他信命,可是他觉得命运是天地间一种很复杂的道理,故此不信命数能被轻易地用几个铜板或者几根竹签便能算出来。

 

然而天地万物终归都有其道理可循,亦有其迹象可寻,即使是凡人或多或少也是能看出点端倪的。

 

例如说那个姑娘蕙质兰心,纵使情路坎坷一点,只要她不干什么作孽的事就终归会有善果;例如说那个弟子孝心一片,手上又有良药,只要他母亲阳寿未尽,必定不会有事。方锐那个就更不必说了,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好么……算命这回事,本来讲的就是洞悉人心再加点故弄玄虚,偏偏世人没多少能跟林敬言一般洒脱,靠算命指引路途的人尚不在少数。

 

所以王杰希想,这几天他为那么多人算了命,可是他的命大概没人能算出来吧。

 

“哟,那边那位道长,本教主看你骨骼清奇,要本教主帮你算一卦么?”

 

王杰希转头,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拱手道:“叶教主。”

 

“最近炙手可热啊你,王大眼。”叶修笑嘻嘻地跨过一个彻底喝醉了的子弟,坐到王杰希旁边,却不喝酒,自顾自地喝起了水囊里的水。

 

“你也是,什么时候学了术数的。”王杰希还嘴道。

 

“本来不会,看到你就会了。”叶修道,看进了他的眼,脸还带着点酡红,想来刚刚他还是偷喝了点酒:“……真的不要我算一卦?”

 

“成,你说。”不让他说话他恐怕要做在自己隔壁烦死自己为止,王杰希淡然想道。

 

叶修低头想了想,说:“你心里有个人。”

 

“噗……”王杰希听到此处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想起了刚刚跟方锐的对话,道:“谁心里没有那么个人呢?”

 

“要我说,那人英俊潇洒,武功高强,还多才多艺。”

 

“……”

 

“而且最重要的是,”叶修缓缓地道:“想必你心里的人也心悦你。”

 

 

 

王杰希在那刹那突然想起来很多事。

 

例如说,几个月前跟自己表白的女修,彷彿便是叶修那边的小弟子。

 

例如说,他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草长莺飞的时节,那时的自己比现在年轻得多,却已经学会把四处蔓延的心思放在心底。

 

例如说……林敬言刚刚说的,命里有时终须有。有些东西该是你的,便终会落到你的手心。

 

王杰希想了很久,也愣了挺久,喝了口酒壯壯胆子,方才回了叶修的话。

 

“叶教主神通广大。”他道:“想来算命也是比贫道还准的。”

 

 

再后来的时间,江湖里的第一个传闻终于被王杰希所证实。

当然他自己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的。

 

 

 

 

FIN.

 


评论(6)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