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看个宝贝

坑貨。

最冷一天

我用贫乏的脑袋想了很久,还是只想到这个题目

明明说过再不会写这对的,我又打脸了,哎呀



从下榻的酒店出来,略带些凉意的晚风钻进方锐的衣领里,冷得他打了个冷颤。上海的寒夜比起南京又冷了一些,他特地多穿了衣服,奈何广州人基因作祟,穿多少件衣服都挡不住那股钻心的冷。


林敬言看着好笑,瞥他一眼,说:“早让你呆在房间里了,你不听。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我戴着帽子呢,冷不着的。”方锐逞强道,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林敬言伸手,把毛绒帽往下拉了拉,刚好能遮住他的耳朵。这举动在公众场合做出来有点过于亲昵,方锐又做贼心虚,下意识看了看周围,见酒店周围僻静无人,这才放下心来,趁林敬言不注意的时候,把双手伸进他衣服里,刚好碰到了后腰的位置。


林敬言被骤然冰了一下,差点跳起来:“你又搞什么!”


“取暖呀。”方锐理直气壮地说。他的普通话带一点岭南口音,这样拖着尾音讲话的时候有点软,给人一种光明正大地撒娇的感觉——不论本人有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想来的确是有这个意思的:“你舍得让我冷着么?”


林敬言本来有点死气沉沉的,被方锐吓了一跳之后,整个人倒也活泛起来,闻言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由得他去了。两人便保持着这个滑稽的姿势,一前一后地往食街走去。


每次他们有赛事来上海的时候,林敬言都会拉着方锐去吃同一个馄饨摊,算上来断断续续也光顾好几年了,连老板都能勉强认出他俩。这次全明星之后,方锐知道老林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于是不顾本人反对,硬是把人拉了出来吃宵夜。


没有一碗馄饨舒缓不了的心塞,如果有,就来两碗。方锐想。


“喂,差不多好了,”林敬言见街上的人逐渐多了,轻声说:“被别人看到了多不好啊。”


他自己说完也觉得这话像哪个黄花大闺女说出来的,忍不住笑了出来。方锐一向笑点低,闻言更是已经笑得趴在他背上了,抓住他肩膀一抖一抖的,话都说不出来一句——然后笑声慢慢小了下来。方锐的双手离开了他的肩膀,站到了他的身边,神色有点复杂。


林敬言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心平气和地说:“你没心没肺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再笑一会也没有关系的。”


方锐瞪他一眼,骂道:“去你的!”





深夜的馄饨摊生意依然红红火火,老板却换了个人。他看到了走进来的两人,热情地招呼他俩坐了摊边上比较安静的位置,不多久,两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了上来。方锐仿佛饿急了,没把馄饨吹凉就咬了一大口,被烫得直喊娘。


林敬言下意识想凑过去掰他嘴巴看看烫着没有,想着这是在外面,硬是收回了手。嘴上却不忘教训他:“方锐大大,请问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方锐捂住嘴,含糊地辩驳了几声,林敬言连忙给他叫了冰可乐,又好气又好笑:“还顶嘴,哎,没有了我你要怎么办啊?”


只是这样闹腾了一下,林敬言心里的不痛快倒也减轻不少。他对自己的状态如何心知肚明,本想徐徐图之,让方锐能独当一面了自己再慢慢退居二线,谁知一眨眼间风云变幻,他们被迫着以一种更难堪的方式去面对现实。


这下真是老脸都没有了,林敬言平静地想着,吃了一口馄饨。


馄饨皮薄馅儿鲜,连着熬了足足一天的汤头下肚,不是什么惊天美味,却让人的心也跟着肚子暖和起来。他抬起头看方锐,刚好看到方锐瞪向旁边那桌人——那桌人见状停止了窃窃私语,也不敢再往他们的方向看了。


林敬言操碎了心,轻轻拍了下他的头,让他把头转回来:”别这样瞪粉丝——我说方大大,你可稍微有点偶像包袱吧……“


”什么屁粉丝,“方锐放轻了声音,毫不客气地继续骂人:“有粉丝这样说风凉话的吗?还要是……这种时候……”


”闭嘴,吃东西。”林敬言简洁地说。


方锐生着闷气,埋头苦吃,只听得林敬言继续说:“……以后还有更难听的话呢,现在就生气可怎么行。”


“我不管,到时候我见一个骂一个。”方锐咬牙切齿道。


方锐自从做了他副队之后,虽然表面上还是跟个猴儿似的,可是林敬言知道他是成长了不少,待人接物也是相当的八面玲珑,这种孩子气的幼稚话他是很久没有听到了。只是,这一刻的林敬言很喜欢听这样的话。


他抬手摸了下方锐的头,摸到了一手软乎乎的毛。他捏了捏帽上的绒球,笑着说:“好好好,方锐大大厉害了,出息了啊。”


方锐鼻子莫名一酸,连忙哼了一声:”那是当然,我现在可是——”


我现在可是第一盗贼了。方锐猛然止住了话头,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你现在是荣耀第一的盗贼了。”林敬言帮他把话说了下去。


方锐屏住了呼吸。他仔细地凝视着方锐,看着他微微翘起的眼角与紧抿着的薄唇。都说面相如此的人都是薄情的,林敬言想,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那倒就轻松了。


“我第一次在蓝雨的视频里看到你时,并没有想到你能和我一起走到这里。”他继续说了下去,“后来,我邀请了你来呼啸、默许了你的转型……到我选择了你做我的搭档,方锐,你总是能让我感到惊喜。”


方锐眼睛眨得更快了。他说:“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没什么,只是现在的你其实已经不需要我了,而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林敬言在心里想,嘴上笑道:“没什么,只是方大大出息了,以后要好好罩着我啊。”


“咱俩谁跟谁啊,必须的!”方锐毕竟年轻,闻言松一口气,拍胸口打包票——像说给他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只要咱俩在一块儿,别人说你什么我都替你挡着!”


“好,”林敬言静静地看着他,轻轻回道:“那我就放心了。”





吃完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路上人更少了,只剩下几个路灯还亮着,让他们摸索着走回酒店。方锐看了看手机,体感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大概这是他人生中最冷的一个冬天了,他这样想着,然后几乎把整个人贴到林敬言旁边,还是哆嗦着喊冷。


林敬言看反正四下无人,便说,反正没人,你先牵着我的手吧。


方锐于是嘻嘻笑着,冰凉的手指碰上了林敬言温热的掌心。


然后,在命运降临之前,他们紧紧握住了彼此的手。




FIN





评论(10)

热度(89)